在疫情中管窥世界

shellc 2020-03-23

tags: 投资  2019-nCoV 

疫情终会过去,我们此时此刻的感受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模糊。不过,我隐约感觉到,这个过程中有一些事情是能够给我们一些启迪的。这些启迪带来的认识会变成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更长时间的发挥作用。

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新冠疫情的影响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从最开始的慌乱到疫情逐渐被控制,中国社会在应对疫情方面展现的韧性和制度优势已经被国人认可。经此一役,相信未来面对类似的全国性动员的情况,中国人会更多一些镇定和信心。有人把这次疫情比作一次对中国社会运行情况和治理能力的大考,是很形象的,现在看,考试成绩可以算作优秀了。

从2月中旬开始,疫情开始在全世界范围蔓延,从日韩、中东、意大利到整个欧洲,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也未能幸免。于此同时,一系列光怪陆离、匪夷所思的现象轮番出现:美国和日本政府最开始试图隐瞒疫情;英国政府的“群体免疫”主张;部分媒体和政客操纵民粹和种族仇恨;沙特和俄罗斯打压油价趁火打劫;美国股市两周四次熔断,美元流动性危机,避险资产和股票齐齐下跌。

我相信疫情终会过去,我们此时此刻的感受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模糊。不过,我隐约感觉到,这个过程中有一些事情是能够给我们一些启迪的。这些启迪带来的认识会变成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更长时间的发挥作用。

人类的灾难,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如果考察人类所经历的灾难,主要有三种:自然灾害、瘟疫和战争。通过历史记载发现:死亡人数最多的13次地震累计导致了338万人死亡;死于瘟疫的人数超过2.2亿人;死亡人数最多的15次战争累计死亡3.9亿人,其中13次涉及到中国(wikipedia:战争)。

这些灾难几乎每一年都在发生,比如当下正在发生的新冠病毒和叙利亚战争。单就病毒来说,过去20年就发生过SARS、H1N1流感、MERS、COVID-19。未来很可能发生来自埃博拉、裂谷热、SARS、COVID-19等各种病毒变种导致的瘟疫。

由于全球人口依然在快速增长中,未来发生类似瘟疫的频率可能会更频繁,破坏性也有可能更大。同时,资讯传播的速度越来越快,范围也越来越广,类似的全球性灾难造成的恐慌带来的社会和经济破坏会更加严重。

世界范围内的岁月静好是不存在的,灾难才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我们需要更乐观的态度和更理性的手段,珍惜当下,守护我们所珍视的价值和情感。对未来不过分焦虑,但也要警惕风险,要有某种底线思维来应对类似黑天鹅事件的发生。

谣言和情绪操控是新时代的病毒

谣言一直是人类社会信息传播的重要形式,小到农村妇女嚼舌头传闲话,大到“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起义口号。其本质是人为制造的,不基于事实的。是一些人出于某个特殊目的制造出来操控另一部分人的情绪,以达到其特殊目的的手段。

几千年来,大大小小的谣言从来没断过,不过大部分时间,谣言对普通人的影响其实没有那么大。一方面是因为,普通人需要的信息有限,大部分人日常生活是基于自身观察的,谣言的需求有限,即使有也只是作为谈资笑料出现。另一方面,信息传播的速度和范围有限,造谣者通过谣言产生收益的效率和规模也就有限。第三,因为前面两点,导致传播的成本较高,谣言的复杂性就不能太高,隐蔽程度就会较低,所以谣言大多是简单的枉顾事实的简单描述,被识破的概率也就较高。

而当下是一个资讯非常发达的新时代,通过移动互联网,全世界的人可以秒级共享信息。谣言可以在一秒钟传遍全世界,而人类分辨谣言的能力和几千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时,互联网经济的一个主要模式就是流量变现,而谣言天然具备传播优势,容易获取流量,这就导致制造谣言的人会变多。

仔细观察充斥互联网的信息,其实绝大部分都是谣言,而且这些谣言非常隐蔽。当下大部分普通人获取到的信息都是通过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百度百家等自媒体,或者抖音、微视等视频分享平台产生的。如果你仔细观察和思考就会发现,自媒体和抖音大号背后都是商业操作,他们绞尽脑汁制作出来的内容,首先考虑的是流量,一个吸引眼球的标题或一句挑动情绪的口号是自媒体所追求,而内容的真实、客观根本是多余的。所以,新时代谣言的隐蔽性就在于,这些内容没有信息量,是一些杂乱的信息拼凑出来的操控情绪的观点。目的就是洗脑,获取流量,再把流量变现。长时间被这类资讯冲刷的大脑,处理现实世界的问题就会越来越条件反射式的情绪化,只是这个过程是很难被察觉的。因为,人脑的工作机制就是基于外界信息输入的训练来形成快速下意识的反应,只是,这里输入的信息大多是情绪操控式的垃圾。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以谣言为主要形式的垃圾信息就是一种新时代的病毒。

西方主流媒体为什么也表现的越来越反智了呢?我认为主要是因为这些媒体首先是商业的,和自媒体、社交网络等互联网信息争抢流量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从传播角度,好消息从来都没有坏消息吸引眼球。所以,西方主流媒体就要拼命找耸人听闻的坏消息,有些守不住底线的便不惜制造谣言。

新时代的资讯传播也导致政治谣言更显性了,像特朗普和蓬佩奥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造谣抹黑其实很低级,无非是依仗他们手里掌握的话语权,去欺骗手里有选票又没有分辨能力的美国底层民众。他们的作为和自媒体其实没有本质区别,都是流量生意。之所以说显性,是因为保持了批判性思考的人,可以交叉验证各种信息。这也是我建议的针对新时代谣言的应对之道,需要保持理性客观的思考能力,通过批判性的思考来交叉验证各种信息,沙里淘金。

意识形态的鬼把戏和跪着的港台人

意识形态是人类最大的骗局和愚蠢。一小撮人制造了一些含混不清的概念,变成了另一部分人为之疯狂的信仰。“自由民主”之于香港、台湾人就是最大的讽刺。“自由民主“作为一种笼统的价值观,我们可以承认是普世的。但是当谈论”自由民主“在具体社会环境中的具体实践时,一定是以现实为考虑的,任何枉顾现实复杂性而空喊口号的人都是愚蠢的。这种谈论,不仅涉及好或者坏的价值判断,也涉及是与否的事实判断。

一部分港台人的蠢不仅因为他们中了意识形态的毒,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认识到人类竞争的残酷性,立场出现了问题,认贼作父,膝盖是跪着的。他们只会鹦鹉学舌的喊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存在,世界大同却不存在。我们当下的世界,人们依然是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组织的,国际社会事实上是一个丛林社会,当生存危机发生时,人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同类,抱成团,才能争取这个群体的最大生存机会。这次疫情中,欧盟共同价值的幻觉在病毒面前彻底的破灭了。多个欧盟成员国在发生了疫情后,得到的不是盟友的帮助,而是打劫。同为西方价值代言人的美国,最近几年在国际上大搞”美国优先“,这次疫情也是到处打嘴炮,抢物资。盟友,在生存面前都要靠边站。

再看香港、台湾的一小撮人在做什么?搞仇中,意识形态对立。当特朗普喊”中国病毒“煽动国内反华时,这些人难道会认为自己能幸免吗?最大的愚蠢莫过如此。

资本帝国是全人类的敌人

美国、英国、日本最开始面对疫情的佛系做法,让中国人很难理解。因为有中国的成功经验在先,他们难道真的抄作业都抄不会吗?事情显然不是那么简单,各国政府如何处理疫情是一个理性权衡的结果。疫情爆发会对经济、社会稳定、人民生命产生损失,而这三者不可能完全兼顾。中国显然做出了更保守也更人道的选择,我们保社会稳定和人民生命安全。这必然会导致经济停滞,而上面三个国家,选择了保经济。但是事与愿违,中国控制了疫情以后,选择保经济的国家白白浪费了两个月的防疫窗口期,依然要放弃经济来维持社会稳定。足见,他们最开始的选择除了理性外,还带有侥幸。是什么让他们在人命这种问题上存在侥幸呢?

除了担心经济下滑导致选票丢失外,经济利益背后其实是资本的意志。疫情再严重,也不会太大影响到富人的医疗资源,在全美检测试剂紧缺的情况下,富人的佣人都可以获得优先检测。如果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则必然导致商业活动取消,消费减少,还要面临医疗资源挤兑。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一样,都很担心恐慌,中国担心的是恐慌导致的社会稳定,所以通过快速决策采用了最保守的办法保证社会稳定。美国政府则担心恐慌导致的商业活动停滞、金融动荡,进而损害资本利益,所以他们曾想让人民自然抗疫,最好的结果是悄悄死点人,然后等到夏天病毒消失。

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是水平维度的,是地球上的人以国家为单位抱团求生存的结果。而全世界的资本是一个独立的帝国,在阶级的维度与全世界人民为敌。

美国的游戏还能玩多久

新冠疫情爆发至今,标普500指数已经从最高点下跌了30%,两周内发生了4次熔断,由于美元短缺,所有避险资产都在同步下跌。这其中有多少是疫情的影响,又有多少是某种阴谋乐见的呢?

美国事实上是一个金融帝国,美国政府就是金融资本代言人,通过美元和航母奴役全世界。美联储定期通过调节美元汇率来操控美元在全世界的流动,美国金融资本家乘机搅乱各国经济,疯狂收割全球财富。这个游戏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再到其瓦解直至现在持续玩了70多年。美元危机和美国经济危机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每次出现美国就使用它的美元工具收割全世界。

活了89岁的巴菲特笑着说连续熔断他也是第一次遇见,但是可以感受到他还是深信这个游戏依然会继续下去,就像他一生中见证过的那些危机一样。但是,我们到底有多相信这一点呢?毕竟,70年的历史其实也没有多长,即使是美国200多年的资本市场与人类历史相比也短得很。历史总是似曾相识,但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当美国经历了近40年的利率下行,走到0利率,当推动经济增长的科技再也没有了新花样,当资讯爆炸的同时发生全球各国政治的民粹化。我们真的有信心美国的游戏还能继续吗?如果不能,那么会发生什么?

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下方微信公号。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保持联系